Eva london 2013

I presented my research work on the research workshop on EVA London 2013, but I missed one keynote talk paralleled session.

I found two presentations that are about the evaluation of the mobile app used during visiting museum, several talks are about putting the virtual reality on the layer of the current museum visit experience.

The last day session was mainly about the music and performance, with several demonstration about visualization. The workshop of visual cognitive of the aesthetics was a bit of disappointed, because it focused more on the linguistic cognitive, rather than the visual one, especially in terms of art appreciation!

In summary, this conference is worth to attend.

It was a great opportunity to meet people from different background, chatting with the phd researchers was really useful. You would know everybody had suffered the same situation, and connection with people and making new friends are always exciting part of the attending a conference. For me, it is a kind of fresh air, to reflect on the real purpose of the research and the meaning of life.

Thank you, EVA.

Hope to see you again next year!

4/8/3/2013

l.a.b.o.o. calibration?

Platt calibration

Co-occurrence Matrix

For a query image, we train an Exemplar-SVM to discover which parts of an image are most discriminative in relationship to the rest of the dataset, thus the Exemplar-SVM’s negative set does not use any class-information

图像f(x),模板是g(x),然后将模版g(x)在模版中移动,每到一个位置,就把f(x)g(x)的定义域相交的元素进行乘积并且求和,得出新的图像点,就是被卷积后的图像. 模版又称为卷积核.

block-matching method for sliding-window localization:

using HOG features to represent scenes and applying these models in a sliding-window fashion.  This is much different than the traditional image-to-feature-vector mapping used in systems based on the GIST descriptor.

老艾在这条前无古人的路上能走多远?

cynicism
Cynical

其实今天才知道老艾,而且是从BBC上看到的China artist Ai Weiwei released on bail, 6月22号的新闻,搜到的汉字新闻都迟了两天;然后又去看他的作品;刚发现他是艾青后代,有感而发就在新浪weibo上mark,可惜这惹了weibo系统,下图为证:

料想图像识别keyword的技术不太高,于是发图,只被群子同学一人看到,后来干脆惹了管理员:

之前也发过一篇有关中国人nobel奖的文章,尽管也是类似新闻的转发,也是收到被和谐的通知。

我不由得想起老爸对天朝的大赞态度,还有姥姥的社会主义好。想到国人就这样在信息过滤言论控制的地方“和谐”地生活,有点郭敬明《幻城》的味道:被玩的人在被设计的世界里心安理得地玩。或者“被卖了还在帮卖主数钱”。

中国人民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游行(或者干脆叫做起义),跟西方国家动辄罢工示威游行(无论起因大小,e.g. 开除一两名地铁工人全国地铁干脆停运);对国家领导的毕恭毕敬以至于包装言辞,跟美国脱口秀调侃某官员在twitter上的春光乍泄。

回到主题上来,在犬儒当道的社会中,像艾神一样用图来表达文字不被允许的意思:

以下来自网络——

“艾神”之对我不要有幻想:

大概是什么日子要到了,这两天有点忙。尽把自己人往公安局里送,又误会了。

前天两次打110报警,把没有带警证的国保警官送进了公安局。 今天,又三次打110报警,把跟踪我的两个便衣警察送进了公案局。

总结一下,一是上述所涉及的国保也好,公安也好,便衣也好,110出警也好,局里的干警也好,我的行为不是针对你们个人的,就像你们的行为也不是针对我一样,如果我的过失伤害了你们的自尊,我诚挚向你们道歉,误会了。

你们只是执行公务,不管是何种公务,只要是为了生存,就多少可以理解。

要说明的是,我作为一个人,必须维护我的权利,谁也不要逼我。

删博客我忍了,窃听电话我忍了,监视住址我忍了。

可是你们闯到家里来,当着76岁的老妈想威胁我,我没法忍。便衣秘密尾随跟踪,威胁我的生命安全,我没法忍。你们不懂人权,多少也知道宪法吧?你们要听清楚的是:

一、天下是你们的,做事要光明正大。

二、执法一定要守法,要带警证,两天中有五位警员不带警证,两位冒充“公民”。尊重你的职业,在你还没有找到更好的职业之前。

三、公民不都是软柿子,今天好惹明天不一定好惹。不要吃着拿着还翻脸不认人。

四、不要找我谈话。找别人谈话的经验用在我这不合适,要注意多学习,多上网。

五、程序要清晰,避免被动。以往的经验不好使,要充分吸取上海闸北分局的深刻教训。

六、110出警及时,接话生口齿清晰,有教养,在此表扬,我都爱上你们了。你们留有我的电话,可以私下接触。

七、女警都比男警好,不会是我的弱点又犯了吧。我的世界是倾斜的。

八、还是那句话,这只是你的工作,不要做不该做的事,因为执法不当,丢了工作是小事,损害了党的形象,国家的品质就不好了。

九、再,不要对我有幻想。

十、待续……

《我把青春献给你》文 冯小刚

我当时开的是一辆租来的出租车,车门上还印有每公里的单价,不明真相的路人常常伸手截车,有时看到几个金发碧眼的姑娘从酒吧出来,兴致所至,我们也会载她们一程,因为是免费的,所以分手时,我们和姑娘们都会有些依依不舍。我不懂英语,刚开始时也不认路,所以老得问坐在旁边的艾未未,他有时烦了就不好好指路,该拐弯时也不说话,我就一直往前开,开到哪儿算哪儿。有一次,我赌气一直开到海边,对他说:你要还不说拐弯,我就开到海里去。他闭着眼睛躺在车座上说:把玻璃摇上,等车完全被水淹没了,再逃生。我脑袋一热,差点就一脚油门轰到海里去。在岸边我刹住车以后,他认真地对我说:我特别想体会一头扎进海里去的感觉。平常开车,他也老说:撞一次吧,求求你,快点再开快点。久而久之,弄得我心里也跟着了火似的,老觉得自己开的是装甲车。终于有一次在长岛,喝了几口酒,在停车场附近,试着以20公里的时速行进,不踩刹车撞向一个小土坡,其产生的冲力令我至今记忆犹新。由此可想而知,如果是100多公里的时速撞车会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那一段时间,艾未未的出现使我的心里充满了野性,对秩序的破坏欲与日俱增,要不是我天生怯懦,又对未来充满憧憬,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后来看到库布里克的电影《发条橙子》,一下就理解了那些混蛋的所作所为。

艾未未是郑小龙请来为剧组帮忙的朋友,也是北京人,曾是“星星画会”的主要干将,于1978年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同期的学生,日后成为中国电影“第五代”。大学读了不到两年,烦了,觉得没劲了,毅然决然放弃学业来到纽约。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在纽约呆了12年。他是一个前卫艺术家,住在曼哈顿第一大道和第二大道之间的第七街上,那一带集中了很多像他那样不着调的艺术家,也有光头党和爆走卒,同时那一带也是纽约贩卖来路不明商品的黑市。艾未未和那一带的黑人兄弟亲如一家,彼此见面,不是FUCK这个,就是FUCK那个。他喜欢恶作剧,善于随心所欲地把两种不相干的事物嫁接到一起,使它们产生一种新的含义。比如说:他会把一个篮球装进一只编织袋中,从楼顶上抛下,看着一只编织袋在街道上弹跳,令许多不知其中奥秘的行人纷纷驻足观望,百思不得其解。再比如:他从黑人手里买到一张文革时中国出版的塑料唱片,内容是,中央台播音员字正腔圆朗读的毛泽东著作《老三篇》。艾未未找来老式唱机,接上喇叭,开足音量,让毛泽东思想嘹亮地响彻在纽约的第七街上。

艾未未为人仗义,朋友也是五行八作干什么的都有,九二年的圣诞节前夜,我在他的地下室留宿,遇见一个韩国人来串门,刚坐下,就被艾未未从后面用塑料袋把他的脑袋套上,一边拧紧塑料袋憋得韩国人满脸通红,一边对我说:这小子是个贼,好好搜搜他,身上一定有好东西。韩国贼拼命挣脱,从怀里掏出一个纸袋子,说了一串韩国式的英语,把纸袋包着的一瓶酒郑重地送给了艾未未。

韩国贼诚恳地说:我今天没偷东西,这瓶酒是我自己花钱买的,送给你作为圣诞节的礼物。

事后艾未未对我说:我来纽约12年,有两件事让我体会到人间尚有真情在。一个是每年过生日,我自己有时都忘了,但大西洋赌城从来也没有疏忽过,一准寄来生日贺卡。再有就是这个圣诞节,收到贼的礼物。他强调说:一个贼,能自己花钱买礼物送人,可见这种感情是多么的真挚。

说到艾未未和贼的感情,让我想起一件事。一天我们在他的地下室拍戏,负责外联的李争争突然跑进来,对我们说,他车上的一个价值200美元的音响被人敲碎玻璃盗走了。未未听到后,出去转了一圈,只花10美元,就从一个黑人手里买回来了一个音响,送给了李争争。李争争看见之后惊呼:这就是我丢的那个。

那时我们两人经常开着车在长岛上盲目地东游西逛,他常常指着一座座花园洋房对我说:这些都是垃圾,应该炸掉。看到我露出不胜向往的贪婪目光时,他也会一脸坏笑地补充说:可以给你留下一幢。那时他就反对建筑和装修有任何抒情的倾向,喜欢冷酷、喜欢简单,就是现在常说的“简约”。12年前,他曾对我说:你回到北京以后买一块地,我给你设计一个房子,保证花钱不多,又非常牛逼。我现在还隐约记得他的方案,他说:你买四截加长的集装箱货柜,彼此衔接组成一个“口”字形的建筑,从外面看不到一扇窗户,甚至也找不到门,就像一个金属方块,所有房间的采光都是从里面的天井获得。我当时听了,热血沸腾,满处打听买一截最长的集装箱得花多少钱。回国后,离开了艾未未的影响和灌输,审美观再次堕落到了庸俗的轨道上来。12年后,艾未未终于在中国找到了一位勇敢的实践者,此人就是北京房地产界另类,潘石屹先生。潘石屹被艾未未蛊惑,在长城脚下,投巨资造了十几幢巨冷酷的房子,令人看上去不寒而栗。前往参观者生怕自己不识货,异口同声说“牛逼!”。一方面,极大地满足了潘总的虑荣心;另一方面,也把他的资金牢牢地冻结在八达岭的寒风里。这些冷酷的房子,如同一件打湿了的棉袄,穿在潘石屹的身上,脱下来冷,穿着更冷。

现在冷酷和简约已经在北京蔚然成风,每次看见那种裸露着水泥墙、水泥地面,大铁罩子吊灯,黑房顶的装修方案,我就马上会想起艾未未。我老想告诉那些自认为很酷的人,你们太落后了,要知道,12年前的艾未未就已经很冷酷,很简约、非常水泥了。

说到艾未未一不小心打了这么大的一个岔,没办法,只要是提到纽约的事,就不能不说他,有他在纽约,那里就是一个充满刺激和活力的城市。许多年后,我再次回到纽约,那时他已经回到北京,我发现缺少了他的纽约,城市竟变得非常平庸。

To show sth that is usually not seen

What’s the essence of a good picture?

Firstly, we can think about this words:

“Anybody can look at a pretty girl and see a pretty girl. An artist can look at a pretty girl and see the old woman she will become. A better artist can look at an old woman and see the pretty girl that she used to be. But a great artist — a master — and that is what Auguste Rodin was — can look at an old woman, portray her exactly as she is … and force the viewer to see the pretty girl she used to be … and more than that, he can make anyone with the sensitivity of an armadillo, or even you, see that this lovely young girl is still alive, not old and ugly at all, but simply prisoned inside her ruined body. He can make you feel the quiet, endless tragedy that there was never a girl born who ever grew older than eighteen in her heart … no matter what the merciless hours have done to her. Look at her, Ben. Growing old doesn’t matter to you and me; we were never meant to be admired — but it does to them. Look at her!”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by Robert A. Heinlein

There are a lot of photos floating around of beautiful models, beautiful dresses and beautiful locations, but there are few really great photos.

The technique and the motif are two important properties of a good photo, to capture and show the invisible things in our world, even you only have a phone with camera.

A photograph is usually looked at – seldom looked into.
                                                —— Ansel Adams

你们在搞什么

不知道你们在搞啥
你们在前线战争
我在战壕稀里哗啦

5月14日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5.14
5.12
忙完了一档子事,又接着新来的。这日子总不消停。
我纠结别人不认为值得纠结的事,正如某人对着看着自己傻笑的自己傻笑。
扣子总是在右边的。
我趴在一个窗口上看得太久了,错过了很多其他窗口的风景。不知道就已经这样了。不知道就已经那样了。
如果你不知道,就永远保持不知道的状态,或许也能算作一种幸福。
可我恰恰处在知道与不知道的边缘,你是滥竽充数装作自己知道呢,还是在零的基础上继续知道呢?  显而易见。
I decide what I decide.

Posted in T~

Permalink 2 Comments

倏地一下子bang

修饰时间。
形容鸟飞。
还有abrupt sensation。
 
tomorrow
the day after tomorrow
the day after the day after tomorrow
then
over
 
ok
stop think around
just do it
it is not ambivalent, i am sure
 

Posted in T~

Permalink 1 Comment

Jesus

我不知道为啥。
他们老来找我说话,关于God。
我怕怕的,他们说做了祷告就是jesus 这边的人了。他们congratulations to me。我感觉很不好。
下午坐在园子里的椅子上,三人行。行到我跟前说要跟我讲讲Jehovah。
我说不好意思没时间。我怕怕的。
她们说说谎就是罪。我说我承认自己有罪但不堕落。
我问了些怪怪的问题,包括感受之类。
然后扯了半小时。
她们说她们并不经常去传 Gospel,她们只听从上帝的旨意。
上帝让她们来到我面前?我又感觉怪怪的了。
好奇怪,想想最近发生的。一筐事儿。
上帝难道真的喜欢我了?

Posted in T~

Permalink 5 Comments

*#06#

IMEI, international mobile equipment identification,每个手机出厂时全球唯一的身份证编码。使用手机时,运营商会将手机号码对应的IMEI号记录并保留一段时间,故从运营商调取通话记录,查出该IMEI后定位并跟踪,技术上完全可以实现定位,但操作上则不仅仅是电信局的参与。(有劳警察叔叔,但作为平民百姓的我们是不可能轻易得到这个“劳”的)
 
principal:
首先,程序能够拿到基站的id,比如周边三个基站的id,同时需要知道手机和每个基站的通讯信号的强弱,确定出手机和基站的相对位置。
为了得到经纬度,需要知道每个基站的经纬度,这个时候就牵涉到一张基站位置表。
注:这个表是国家机密,据说这个表格带有法律保护色彩,所以,根据基站表格推算手机位置是违法的。
接下来,就是正规渠道。移动等运营商可以提供基站定位服务,但是,程序厂商需要和运营商谈一下接入的事情,否则,就算发送了位置获取请求给移动,但是可能什么都得不到,因为移动那边会把你放到黑名单里。
民间流传说运营商在合法手段下可以通过IMEI 号禁用某手机,但运营商的大多数回应是“根据目前我国运营商所使用的设备,暂不能对手机串号进行锁定”,that is to say,该服务对广大平民们屏蔽!
看来知道“*#06#”也没什么用,除非你用它犯下滔天大罪时,IMEI 便凸显灵光。
仅仅针对手机被盗屡屡发生,而日益猖獗的机盗们却逍遥法外,根本上说是政府国家不够重视,民众法律意识不够强,倘若能够采取措施杀一儆百,哪怕只是做做“挂羊头卖狗肉”的幌子,也可以起到警示作用,从而对你对我对小偷都皆大欢喜。
美名曰“拯救”。
其实“我/你/他”们都可以做得更好。
 

扫盲quote:
  IMEI(International Mobile Equipment Identity,国际移动设备识别码)是手机身份唯一标识号,全
球范围内每个手机对应一个IMEI。目前,IMEI由经GSMA(全球移动通信协会)授权的BABT(英国通信认证管理
委员会)和PTCRB(北美PCS型号认证管理委员会)向手机生产企业核发。
事实上,从2007年底起,工信部就着手推动部属电信终端测试技术协会(简称TAF)协调GSMA,争取获得GSMA
授权实现在国内向手机企业核发IMEI。经由上述事件的发生,TFA与GSMA进行了多次协商、谈判,最终GSMA
同意授权TAF核发TD-SCDMA、GSM手机IMEI。中国TAF成为全球第三家GSMA授权机构。

ISIM 定位:
即通过电话号码定位,换了SIM卡,就不会再发现IMSI登录网络的记录,据说,一些软件如移动QQ等可以记录手机号和手机IMEI,仅仅是数据的问题。
ps:尝试了下某网站的GPS 定位,输入自己手机号,结果令人捧腹,不曰了,想知道?那就跟上吧。

Posted in T~

Permalink 3 Comments

生活在西班牙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BlueAsteroid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Jing's Blog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Start from here......

我的心情魔方

天才遠私廚

希望能做一個分享各種資訊的好地方

语义噪声

西瓜大丸子汤的博客

笑对人生,傲立寰宇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Where On Earth Is Waldo?

A Project By Melanie Coles

the Serious Computer Vision Blog

A blog about computer vision and serious stuff

Cauthy's Blog

paper review...

Cornell Computer Vision Seminar Blog

Blog for CS 7670 - Special Topics in Computer Vision

datarazzi

Life through nerd-colored glasses

Luciana Haill

Brainwaves Augmenting Consciousness

槑烎

1,2,∞

Dr Paul Tennent

and the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turn off the lights, please

A bunch of random, thinned and stateless thoughts around the Web